一些思考

我16岁开始打游戏,看小说,看漫画。到25开始后悔以前不应该做这些荒废了学业。30岁开始觉得要培养自己的良好品德。
都以为我是用电脑才近视,其实我都不敢承认,是高中的时候在路灯下面看小说搞近视。高中考不上好的大学是把心思都花在游戏和网吧上面了。虽然是住校,但是宿舍一个月没没睡2-3次。全在网吧过完高中。吃,睡,打游戏。
我现在并不反感游戏,不过我慢慢理解游戏的真谛,真谛就是 消耗时间,赚钱,让游戏公司挣钱,同时满足虚荣心。
如果是第一点,如果能理解,自己的一生其实是在做减法,失去一天距离死亡就近一天,如果自己有很多没做完的事,很容易就会摆脱游戏的束缚。
我个人理解,沉迷游戏的人,是现实生活中缺乏让自己能消耗时间又心里特别期待的事去做。
我沉迷游戏的时候,完全无法摆脱,就像吸毒一样,想戒戒不掉,因为没有什么比游戏更吸引我的了。但是随着生活的改变,人生的改变,自己有个更多的要去做的事情了。就像四象限原则,潜意识里面把其他的事情排在了更重要更紧急的位置,其他的都会被挤压出去。我老婆的一些亲戚在柳州,经常叫我过去玩,但是我是真的不想去,潜意识里面就是感觉他们叫我过去玩,是有人开心了,但是其实他们的开心就是建立在浪费我的时间的基础上。虽然我平时也自己浪费很多时间,但是别人来浪费我的时间我觉得非常的不爽。所以叫我100次我去个2-3次已经是很不情愿。
但是我老婆很喜欢去玩,特别想,因为有些人是感觉不到很深刻的生命流逝时间流逝。。没有那种映象深刻。我以前没理解,但是慢慢开始理解,我自己的经历,我想我的父亲其实是一个很聪明灵巧的人,但是他也有局限,但是就算是后期他也在争扎,像改变,但是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生命上,都没给他机会,时间流逝。这样的经历,让我感觉到非常紧张,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终结,但是我想我在终结之前,能给家人留下什么。我不想重复我父亲的人生。更不想我的后代重复我的人生。
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心中所期待的东西也不一样,这种潜意识的东西支配了他的人生,他的生活,他的工作状态,他的做事方式。和他的人生高度。这么一想,我虽然那个心理学没看多少,但是是不是出奇的相似的理论?
如果用这个来分析,你的BOSS ,你的属下和你的工作方式,你也不用指望他们的改变,如果他们的潜意识就跟你南辕北辙,做再多的期待,讲再多的沟通也没用了,成功的管理,应该可能就是,如何协调和压榨这些潜意识不同的人来为这个团体贡献价值,而如果实在无法控制的,踢出去。

助人为乐

同事在跟老同学电话约见的事,说到,“美女也是曾经的美女的,现在是人家老婆,现实点”。然后我给他们放了一首歌,《花烛》,此情此景。完美呈现。“我期待来世,我思念今生,你的笑容,越来越模糊,我愿意做,你来世的爱人,用我的泪,洗净你悲伤,我愿意做,你来世的花烛,用我的光,照亮你爱程”。。。不谢。我叫雷锋

最近生活愉快

最近非常开心,家庭和睦,和母亲的关系也比较融洽。
没有什么意料外的部信息的刺激,大家的精神都放松。
期间带儿子跟老婆回了一趟娘家,娃儿第一次探望外公外婆,总体非常乖,比较老实,得到所有长辈的喜爱。
因为这个事情我自行安排,我妈一开始觉得比较急,不过我这样安排是有自己的打量,娃儿3个多月,身体状态精神状态都非常好,外公外婆非常想念,这短时间昼夜温差不是太大。老婆怀孕后回过一次娘家,到现在也大半年没回去过。也是很想念的。
本来我妈希望我们安排在国庆,这样可以多玩几天,不过我的想法是,每次如果是国庆到老婆娘家我都感冒,昼夜温差相差15度。还是比较担心自己或者娃儿感冒。
稍微解释后,我妈也尊重了。她这个决定我很开心,她已经开始慢慢的知道尊重我的一些决定了。

岳父身体恢复的也很好,之前糖尿病复发和尿道结石做了微创,折腾住了好几次院,我每次回去探望也比较急,都是当天去当天回。

在娘家3天回来后,恢复工作状态。生活愉快,这种愉快,能让人感到幸福,值得珍惜,怀念。

新的局

我妈又开始说一些话了,讲我什么时候用了她多少钱,说我毕业后也要了她不少比如买电动车啊,买书啊什么的甚至买条十块钱的衣服也计算起来了。当然我肯定是有些是假的,比如电动车都是自己买分期还,买书也是自己,电脑也是自己买。前几天有跟你说过,我已经知道她说这些是怎么回事了,本来我以为她是不是健忘或者心里问题?其实不是,她终于说出了一些,她希望后面我们搬家的时候,现在家电就不要搬了那边买新的,这些就留着在这她后面跟我哥说让他来这里,拎包入住。而且还不停地跟我老婆说我哥有多好多好,当然这些他不敢直接跟我说,我不在家的时候她跟我老婆说,我老婆不太清楚,自然是不会太反对。我知道了,我妈绕了一大圈,其实一直是想表达,以前她曾经帮过我和我老婆,我哥也帮过我,我哥是个很好的人,以后要帮我哥。我到是不太在意这些东西,除了电脑我要带走的其他都没事。因为之前我就明确的说,如果我哥还真有送钱给别人,我以后是一分钱也不会给他的,电脑手机我都送过给他,都是4-5k的。我理解我妈了,她只是当时气头上,过后还是心疼他大儿子的,可能是见我这么说怕我以后不管我哥了,她现在又开始策划筹谋了。当然我又能说什么呢,可怜天下父母心。我自己也是一个父亲,我得人生也不是在为我儿子筹谋么。将心比心,什么都无法说。
而我呢目前只能做我老婆的工作,让她看开一些,我们一切都可以靠自己双手努力挣。
静下来想一想,我的成长,从小我在家庭里就没什么地位,小时候什么事,我哥提出的我妈都觉得支持,而我想做什么事的时候我妈就说,你不要做,你做不到,你跟你哥不一样,你不够他。没少被他欺负吧,抢我零花钱,逼我跟父母要钱给他用,不然就打,有时候帮他搬东西慢一点被打,不停他的指示做被打,公路上,家里。不准告诉父母。有一次淋着我到小河里,半截身泡进河里。我很少跟父母说,因为说了也没什么意义,那他几句,然后继续被打。他的地位越来越强,到父母都不怎么敢惹他不高兴。直到初中毕业,我妈让他去广东打工了,当然没跟我商量过,高中后我慢慢自由了,后面高中我哥我妈供我读书,生活费是我哥给,学费是我妈给。后来大学我哥给了一个学期,之后就全是我妈给,结婚,买房我妈都是很大支持的。大学我得一些助学金,有一年月底贷款。 这段生活是我最感动的。不管小时候去过,长大以后我得到的最多。我一直很感激很感恩,永远不会忘记。但是我的生活我必须自己做主我不会再允许谁控制我得生活,回忆了很多事,我有些伤心,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我妈,操劳半辈子了本该是享福的时候,我哥却愚蠢的走了到退路。而我妈还的为他各种筹谋,甚至不敢明说。想想,我妈心里也非常痛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