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与白

熬过了一个亢奋或妖冶或沉默或守望的夜晚,天际终于灰蒙蒙的。温度回暖,风在水面挂起,这个时候,需要不自觉的收拢衣领。

但是这种与我无关,一天的生活开始了,超车,超车,超车,差一点点迟到,真险。从看到晨光的那一刻,就进入了另一个时空,没有思想,没有灵魂。。。。

夜深,为什么呢,可以回忆一天的历史了,没有太多值得记忆的,都忘掉把,在扭曲中擦除。或亢奋或妖冶或沉默或守望或迷失。

时间很短

父亲去世的时候我才十几岁,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只感觉天崩了。只知道哭啊哭啊。这辈子都忘不了最后一次看父亲的样子。

直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都觉得父亲还活着,只是去了远行,无法接受父亲已经不在了。不甘心。

几天前赶回老家,得知八十多岁爷爷去世了,很难受。

岁月不等人,一眨眼,时间很短。人生数十载,回头看看也就那么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