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能说什么呢

对于一个技术人员来说,最大的伤痛莫过于,倾心创作的产品被推倒,一次又一次的推倒。
这些推倒,不是因为技术,而是因为某一个人的想法,或者是设计人员的变化。

它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次一次被否定。不是它不好,而是它的老师不喜欢,而是他换了一个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