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0

感冒也差不多好了。和老婆吃完饭后出外面走走。

一直觉得,小桃园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每一次都想在那里驻留会儿,而每次都是匆匆而过。
今晚呵俺家媳妇出去逛,在公车上,小桃园站我就说下车。
进去走走,找个石凳坐坐。
园不是很大,人流也不算太多,更多的是一种宁静,没有炫耀的灯光,少了浮躁的人来人往。
剩下的暗黄的灯光,即将入睡的草地,
有我爱的爱着我的人,相伴。
看了看夜空,星星极少,却有一个最亮。
我一直坚信,那是为我们而亮的。不再孤寂。

文惠桥傍边有个亭子,来过很多次。每次来都是不同的人群,
只是静静的坐着,抱着她,她靠着我。
闭上眼睛,时不时轻喊,老婆。嗯,老公。
此时,说不出的幸福。

我们是走路回来的,都没有零钱坐公交。
呼呼,一定累坏她了。

这个星期很特别

这个星期很特别,上课第一天被老师叼,蹲校园杯抓,喝醉两次,都胡言乱语,现在又感冒请假了。
起床,量体温,正常,洗脸刷牙,吃药,啃着老婆买的苹果。
感冒了,嚼着苹果,吞下的不是苹果,是爱。把爱吞下,让它滋养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老子没退缩过

人生处处是考验,多一份机遇的同时,又带来阻碍。
趟过无数风雨,多大的浪没见过?
老子从未畏惧,从未退缩。
以前是这样,以后,也还是这样,

说过的话,许下的诺言,我一定会做到。认定的事,我一定要做好,不惜一切。
风雨见真情,亘古不变。
一次又一次的考验,等待着。
一年又一年的艰难,等待着。
等待着,秋风馨人,
等待着,春暖花开。

九月十二日

从医院里出来,选择了另一条路。关机。
今天走了一条很长很长的浮桥,走了几十分钟,有点累了,还是没想明白。
有点像我们,走了那么久,感觉却还是在外围。看是两个人,却还是各自为着各自的生活,
感觉到很少的依靠,我甚至不能确定当我吻她的的时候她是否快乐。
尽头有一群孩子在玩耍,男孩子的游泳,女孩子坐在浮桥上玩着水看书。
忽然想起了童年,忽然很想游泳。
唯一能确定的是我爱她,很爱很爱,甚至为了爱可以不顾一切。

开机,回去。

时间裂缝

时间有裂缝,浮浮沉沉,我是不是主角?
空间没尽头,反反复复,我会不会实现?

这几天忙着业务的事,竟然很久没有写日记。
晚上一两点倒下就睡,白天起来要懒下床。至少有事做。

等待结果和这几天的琐事

这几天忙着业务上的事情。
前几天又抽血去了,结果要过几天才知道。
现在,我倒也看平静了。
老妈一直安慰和支持我。

我到是不怎么浮躁,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急也没用。人命在天。
找个时间和女友说清楚吧。

终于有了人生的第一台手机,虽然没什么功能,也挺烂的。
不过听满足了,至少有了一个联系方式。以后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方便好多。
和女友发短信,我打一个字要花很长的时间,发了短信要几分钟~~我实在不好意思说,

女友回学校了,今天中午接了她,
今晚一起吃的晚饭,
老妈的手机停机了,话费今晚女友帮交了~~~~~
老妈听说小媳妇交的,乐得开心得很~~~

晚上给老妈打电话,聊了半个多小时,
长途好贵,一块多一分钟,
不过也没关系了,以后注意就是。
老妈的电话嘛,多少钱都值得。

检查费好贵

今天去医院了,问了医生情况。肝功能是正常的,至于要不要吃药,还要再做一个检查。
回来后查了下,这个检查费比以前的更贵,身上没什么钱了,打电话给老妈。说白了就是要钱。
老妈没接到,然后老妈打过来。
打完电话,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难受。

老妈幸苦了几十年,还在为自己操心。
小时候就想快快长大,能独立,赚点钱,让父母过上好生活。
十六那年父亲走了。却无能为力。
现在似乎长大了,却还是不停的要老妈操心。学费,生活费,这个费那个费。
这次检查动不动就是上百。

这个病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估计是很小就有了。

老妈幸幸苦苦,没舍得吃过好,穿过好。
而我二十几了,总让人操不完的心,这个花钱,那个花钱。我真他妈的没用啊。
忽然心里慌乱起来。

又想到了女友。咋就这样?还是怎么样?
要委屈她?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