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

不知不觉2001年到2021年就20年了,初中四年是懵懂的四年, 高中四年是煎熬的4年, 大学3年是难忘的3年, 毕业以来10年是时间太快的10年。

从懵懂,自卑,自暴自弃,到积极补救,却让不自信,到意气风发,再到懊恼遗憾过去。从迫切的想放飞,到安定不愿远离。

性格一直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不知不自觉中得到,失去,活出了曾经完全不相干的样子,想法和思维已彻底不同。

人很多时候在当下,是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幸运的选对,不幸的选错,而从中间的某个点开始出现差错,都极难的再完全走会原本的反向来。

仔细的回想自己这20年,在学习上是失败,什么才是真正的本质原因呢?

生长在农村,5岁开始可以写1-100,会做简单算术,会写自己姓名。
小学开始成绩就优秀,一路顺畅到初中初2,成绩都是非常不错,三好学生一大堆,第一拿得少,但基本是班级前5前10,虽然家庭一般,父亲1996年就开始是病号,但是并没有感觉什么自卑,不富裕,但是能温饱,也没能真正的理解家庭,理解父亲的病,毕竟那时候父亲不能做重活,但是还是精神很好,做些家务,照顾我们起居。

困难是初二学期至初三(2001年底)开始的,世界迎来了新世纪,我的家却开始走向艰难,父亲病情反复了,一次比一次加重了,病重一段时间,好一段时间又病,最后一次在床上躺了很长时间。而那个时候正好也是收入最艰难的时刻,农场橡胶工人收入更低的,养鱼也遇到2-3次大面积死亡,一夜见就死光,一度怀疑是被人放农药,却没有任何证据。经济收入本来就在边缘,鱼死光了,还欠了一堆债务(饲料钱),到最后米店老板已经不愿意赊饲料了,生活陷入困境。
2001年-2003年,真的绝境。有几次差点断粮,断盐,断油。跟米店老板赊米,跟猪肉老板赊油,最艰难家里只有9毛钱不够买一包,我拿去买盐,菜摊老板说少收1毛。也许那个时候我是全国求贫穷的人。

辍学了,父亲也走了,永远的离开了,是在2003年。埋葬钱我妈跟农场(单位-国营农场)借的。族人来帮忙,事情结束后,剩下两三百块。其实那个时候已经马上要断粮了,有了那两三百块,家里米有着落了,可以熬到母亲开工。那一夜,风很大,父亲悄悄的走了,那个时候,我感觉不是那么的强力,只是觉得父亲出一趟远门,回一趟老家,过几天就回来了。虽然明知道是不可能的。7-7-49天,我每天带饭去父亲坟头祭拜,不论晴雨,走20分钟,一段平路,爬山一个山头,香火点燃,摆上饭菜。我不知道父亲他甘不甘心,我不甘心。

2003年,母亲答应让我重返读初中,我跟着母亲在山里割橡胶2个多月,那时15岁。时间就那样走到9月份,我回到校园,1年后2004年,我考上市重点高中,我哥高中也毕业,不久后也去广东打工,其实我哥也收到高职录取通知书,但是家里不可能供得起他读,那时候连我们的初中高中的学费都是欠着的。根本拿不出来钱给他他做学费和生活费,那个时候也没有助学贷款的。其实我哥最想的是去当兵,但是连着两年,体检最优秀,各方面都有优势,却因为没有钱没有关系,得不到名额,去不成,无奈他只能去广东,没有毕业证,只是让学校出了个学历证明,他就这样跟着表哥去了广东,只是母亲求来的机会。

而往后的17年,就是从这里开始了。那时候没什么感觉,现在想想,那真是个另一段人生的起点。

揣着母亲凑的不多的钱,走进向往的高中,也是这个时候开始,内心的自卑越来越强。吃的比别人差,穿的用的比别人差,没有父亲,远离母亲。成绩也显得突出,不再是老师关注的对象。体质也差,几乎就是全校最矮。被人取各种花名。更可怕的是,上课能听懂老师讲的越来越少了,不在是老师喜欢的学生,一个班接近70个人。老师在意的只是前面几名,想去问个问题,前面排队就10-20个人,永远没机会补救。艰难的维持着试图学习这一切,课程越来越复杂了,从一开始的一半不懂到最后的一句不懂,老师讲的听不懂,自己看自己学也学不懂,内心也迷茫起来,走入深渊。自暴自弃。迷上了上网,迷上了网络游戏。

20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