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具印在我脸上

回顾下最近一个月的事情把

11月中旬接到专业老师通知,说他原意推荐我去广州工作。那个时候感觉很震惊,整个专业一百多个人,能被看中的就聊聊几个人,而我是之一。我感觉很惊讶。

一起喝了几次酒,他终于说,他看重我,是因为我的好学爱问。的确,我经常和他交流写东西。课堂上,邮件上。

在我之前,还有几个他看好的同学。他们都被推荐过去了,我宿舍知道我的事情后,我们班长,很大胆,他自己去找老师,希望被推荐。老师说,很佩服他的勇气。我也很佩服他的勇气,于是乎,折腾了好一阵。12月出,千辛万苦我们3个人到了广州,带着所有人的希望。我们到了广州,找房子,面试。。。。

风风雨雨,房子交了钱,其他的也用了不少钱,一个星期后3人通过面试。公司很正规,开的条件也还不错,大家都很开心,但我却开心不起来。我担心我的肝。终于,体检出来了,小三阳。我知道,很多公司歧视这个人群。

在广州的日子,老婆经常打电话,我知道,她希望我就呆在她身边,哪都不去,我也知道,她希望我能挣到钱,以后能养她。她是那种把世界看得很美好很美好的人,她是那种,对别人无可奈何的人,她也是那种要强不愿意听我劝告的人,绝大部分的时候她宁愿信别人的也不会相信我,但她又是那样爱我,也许这并不矛盾,她不会和我商量任何事情,说商量,只不过是要我说一句:“你喜欢就好”罢了。其实最不放心的就是她了,牵肠挂肚。

妈妈经常给我打电话,那是无私的母爱,我一直觉得最愧疚的是对我的妈妈。没能有啥本事让她好好多,反而不停让她不停的担心,操心。

然后,我不知所措了,和家里商量之后,觉定回柳州治先,各种压力。和公司说明情况后,公司的人没有歧视我,反而鼓励我,叫我放宽心,回去弄好后再过来,欢迎我早日归来。我知道,多少看老师的面子,因为那个公司的高层很多都是老师带过的。人事部的甚至说我一直工作也没事的,叫我不要过分紧张。

但是,我已经和经理开了口,说回来了,那就回来把。不能一会儿一个说法。

然后,就这样,折腾了几个星期,刚刚能在广州落脚的我,在凌晨回到柳州。各种茫然。

呆了几天,去医院,医生说,目前没有药可以转阴,只要肝功能正常就好了,注意饮食,锻炼就好,不用吃药。

说白了,就是死不了,也无药可治。

那好吧,无药可治就算了,不管它了,该干嘛干嘛吧。

不了,刚休息几天,前几天又突然出了一身的痘,和妈妈打电话说,然后又去医院。水痘。呼呼。

很惨,头上,身上,脸上,嘴上,长痘,痒,头顶痛,嘴巴干裂,舌头起泡,喉咙发炎。

吃睡都不好受。身上感觉特别怕冷,手,脚没有时候是暖过的。

但是,那天晚上我还去坐公交车去市中心接了老婆。因为之前已经答应了那天晚上去接她了。说了就做到把……

早上,她可能是醒了把,8点—10点打了几个电话,一个电话说二十分钟又挂,然后过了二十分钟又打。

最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头顶长的疤很痛,每天晚上醒来好几次,晚上不停做噩梦,醒来就是一身汗,早上特别困,很想睡觉。说话就拉的头皮痛。我不耐烦了,说要睡觉。她有点不高兴。

 

那天冬至,对于这样的节日没有太深概念。

小时候家里穷,节日也没什么活动,高中之后一直在外卖上学,已经不记得多少年没和家人一起过端午,中秋,冬至了。

晚上和老婆一起去吃饭,头上,身上,脸上,嘴上,长痘,痒,头顶痛,嘴巴干裂,舌头起泡,喉咙发炎。

老婆说,你怎么这么惨。

晚上,我很少说话,我感觉我很虚,说句话都要喘好几口气。拉着头上的疤很痛。

她可能是觉得我不怎么和她说话把,有点发脾气。

今天圣诞,她下班后和她的几个朋友在外面吃烤鱼,昨天晚上她和我说,她之前和她的朋友说好了。

我没去,我这样吃不了那些,也担心不小心传染给别人,而且,今天外面下雨,很冷,我这个样子受不住。

然后我就在宿舍呆着,无所事事。游戏也玩腻了。没劲。祝她玩的开心吧。

 

迷茫。人生没什么自信。杯具印在我脸上。

杯具印在我脸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