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睡觉做了个梦

中午睡觉做了个梦,我回去读高中,要高考一个好学校,有一天参加了一个学生聚会,里面全是非主流,总之就是非主流才可以进入。进去之后就是活动就是玩,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到聚会结束,班主任宣布,以后上课早上7点到晚上23点。全校强制实行。我已经有家庭(老婆孩子,无法接受)转瞬,学校要做定期考核了,考核通过的人才可以继续读高中。这是政府选拔计划。要选拔一波人才,全部培养成高精尖人才,全球范围内,培养出来的人必须是都核专家水平级别。监考我的居然就是我现在的公司老板,我本身也不聪明,复习学习也是断层的,考核测试被刷掉。 我反对这种极端方式,但是全球都觉得集中所有的资源来培养高精尖人才。通过过选拔的人,经过培养,终于培养出了数十万百万的高精尖人才,然后释放出来。一开始,全球科技进步飞跃,但是,慢慢的终于这帮人,人人都是核专家,人人都不可控制,人人都不服谁,一开始他们只是相互比拼,后来发展到了相互发生战争,他们制造了核弹,智能机器人,各自为战,相互攻伐。眼看地球即将毁灭,我发起了反抗,通过组织,选举,各种方式,我成为了抵抗军领袖。通过战争,策略等。我们慢慢有了自己的根据地。而那些人,被我带领的抵抗军消灭绝大多数,也有部分被我收服成为我们抵抗军的科技专家,剩下的十几个人,终于联合起来,我们成为地球上的两个敌对阵营,一方是先进的独裁的智能机械,核武军队最求胜利不择手段,破坏与毁灭。一方是技术相对落后依靠工程学的继承自由平等民主充满爱的抵抗军。相互攻伐各有胜负。智能军做梦都想杀我,他们通过渗入,高科技,排队刺杀机器人,在我的自行车上装加速器,甚至制造出可怕的病毒机器人。我不停反抗,而我的武器,就是我儿子的玩具水枪。我躲过和发现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刺杀,但是有一次,我终于被病毒机器人攻击了,那是一种由细小如蝙蝠文字大小的机器人组成矩阵,外观看起来就是一个人形。可以飞行,可聚可散,很难消灭。有一次,我被击中,中毒。我的战友将我抬到一个秘密医生那里救治,那是我们抵抗军的人,一直潜伏在市区里面,没人知道是我们的人。我获救了,但是我对外宣布死了,让智能军都以为我死了,全世界范围宣布他们的胜利,而我们的抵抗军则根据我的指令,潜伏起来,我则转到幕后,我的战友与我,悄悄准备,战友们都憋着一股力量,我们要干一票大的,一波空前的反击,这回我们要打到他们的总部,最好能灭了他们的主力。在他们放松警惕之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