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记忆

我只记得,小时候家里已经断粮,却无人救济,父亲的兄弟姐妹没来关心过,母亲去跟舅舅们借100快买米借不到。
也许他们也对我们有过好的时候,但是早已经在饥饿中被恨冲冲灭。
父亲走后,我十几岁,更是凌晨3点起床 跟我妈上山割橡胶,经常的,大雨淋,雾水洗,黑灯瞎火一个人在荒山野岭,坟头一个个,乌鸦,猫头鹰 乱叫,也太黑,还有几次不小心掉到棺材坑里,艰难的爬出来。
————————
现在的我终于长大,成家,熬出了头。
问我怎么样面对他们?恨,恨,恨,以德报怨?绝不,绝不,绝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