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局

我妈又开始说一些话了,讲我什么时候用了她多少钱,说我毕业后也要了她不少比如买电动车啊,买书啊什么的甚至买条十块钱的衣服也计算起来了。当然我肯定是有些是假的,比如电动车都是自己买分期还,买书也是自己,电脑也是自己买。前几天有跟你说过,我已经知道她说这些是怎么回事了,本来我以为她是不是健忘或者心里问题?其实不是,她终于说出了一些,她希望后面我们搬家的时候,现在家电就不要搬了那边买新的,这些就留着在这她后面跟我哥说让他来这里,拎包入住。而且还不停地跟我老婆说我哥有多好多好,当然这些他不敢直接跟我说,我不在家的时候她跟我老婆说,我老婆不太清楚,自然是不会太反对。我知道了,我妈绕了一大圈,其实一直是想表达,以前她曾经帮过我和我老婆,我哥也帮过我,我哥是个很好的人,以后要帮我哥。我到是不太在意这些东西,除了电脑我要带走的其他都没事。因为之前我就明确的说,如果我哥还真有送钱给别人,我以后是一分钱也不会给他的,电脑手机我都送过给他,都是4-5k的。我理解我妈了,她只是当时气头上,过后还是心疼他大儿子的,可能是见我这么说怕我以后不管我哥了,她现在又开始策划筹谋了。当然我又能说什么呢,可怜天下父母心。我自己也是一个父亲,我得人生也不是在为我儿子筹谋么。将心比心,什么都无法说。
而我呢目前只能做我老婆的工作,让她看开一些,我们一切都可以靠自己双手努力挣。
静下来想一想,我的成长,从小我在家庭里就没什么地位,小时候什么事,我哥提出的我妈都觉得支持,而我想做什么事的时候我妈就说,你不要做,你做不到,你跟你哥不一样,你不够他。没少被他欺负吧,抢我零花钱,逼我跟父母要钱给他用,不然就打,有时候帮他搬东西慢一点被打,不停他的指示做被打,公路上,家里。不准告诉父母。有一次淋着我到小河里,半截身泡进河里。我很少跟父母说,因为说了也没什么意义,那他几句,然后继续被打。他的地位越来越强,到父母都不怎么敢惹他不高兴。直到初中毕业,我妈让他去广东打工了,当然没跟我商量过,高中后我慢慢自由了,后面高中我哥我妈供我读书,生活费是我哥给,学费是我妈给。后来大学我哥给了一个学期,之后就全是我妈给,结婚,买房我妈都是很大支持的。大学我得一些助学金,有一年月底贷款。 这段生活是我最感动的。不管小时候去过,长大以后我得到的最多。我一直很感激很感恩,永远不会忘记。但是我的生活我必须自己做主我不会再允许谁控制我得生活,回忆了很多事,我有些伤心,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我妈,操劳半辈子了本该是享福的时候,我哥却愚蠢的走了到退路。而我妈还的为他各种筹谋,甚至不敢明说。想想,我妈心里也非常痛苦吧。

平静下的危机

平静了一段时间了,最近又发生了一些事。母亲没有当面怼我了,而e是开始怼我老婆了,这种方式其实也是在背后向我施压。慢慢的感觉到老婆和母亲也开始有了一些意见不合。
我感受到了很多压力,有时候甚至有点害怕回家,因为不知道如何当前冲突我该怎么办。
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我很开心,同时也因为家里这样的一些压抑的气氛感到心闷头胀。有时候真的无法静下心来工作。
虽然母亲最近不当面怼我了,但是很多时候还是难以沟通的,这是观念问题。虽然她心里觉得要帮我减轻负担,但是到了实际行动,往往给我增加更多的压力,她潜意识里面就想安排我的生活,要我按照她觉得的方式去生活,还有些封建迷信的事。而我肯定是不会屈服的,我是一家之主,我有自己的主见我有自己的决定,但是她总想凌驾与我之上,所以冲突在会发生。同时她还经常幻想一些完全没有的事,比如说我们欺负她,然后发泄出来,破坏性很大。

而一个顺从她的没主见没决心的儿子,真的就是她想要的么?这样的儿子没创造生活的能力,就真的好么?她既想要后代超越她,又觉得她自己什么都最牛,不肯服软。我觉得不是我们跟她作对,而是她自己跟自己作对,但是她想不通。
我跟她说,人老了,有些事就不要那么执着。她装作没听见。
无解。
在生活中在家庭中也是平静的表面隐藏危机,要绞尽脑汁。不快乐。
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来个大爆发。
但是我绝对不会妥协的,我必须要一定要做一个最真实的自己

一步一步让生活更好

重新更母亲生活在一起,这段时间遇到不少摩擦。

最近她怼我少了,因为他有孙子罐组了,但是涉及到孙子,儿媳妇的事情,她还是会按照她的方式来,也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接受,有些观念多少还是和我们年轻人冲突的,我们更多的是,只做不说,她更多的是有做又说,不做也说。

当然,她生活到对我们都是很好的,只是太啰嗦了,说话有时候在我的感觉里也不知道分寸,语气不对,唠叨唠叨没完没了,听得耳朵都快炸了,想砸东西。但是要深究下去,好像她也没什么大错大非,相反她的心里还是很正义的,过一段时间回忆起来又觉得有点搞笑,好笑,大体生活生就是这样。

她不会隐藏自己的心情,不管是正面的负面的都会立即表现出来,影响身边的人,她的自我稳定性是很弱的。当然我们有时候也差不多快承受不来她的方式,我们的自我稳定性也是没达到一定水平的。
最近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也是花信息学习了不少心理学的东西,分析自己,分析母亲的性格,想着试图去改变她的性格,但是好像都没什么效果,还是有不少摩擦。

然后在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今天突然发现,一直以来自己都忘记了另一个更真实的事实,果然是人在消极埋怨的时候选择性的忘记了更多的美好。

这个忘记的事实就是父母养育自己的恩情,从很小的时候开始,父母为了给自己更多的更好的生活,教育,而放弃自己的脸面,尊严,四处奔波,求人。做了数不清的事,奉献与付出给了自己无私的爱。
我在想我未来怎么教育和养育自己的孩子,估计可以舍弃很多,然后想起自己的父母不就是这样,过了半生么,也许父母变得唠叨,其实作为子女,也有很大的责任,子女一般不会太记得父母的恩吧,然后我对自己父母的诸多抱怨,其实也是自己少了很多气度与宽容。在这个方面也是做错了。

说到底还是自己自私了只想到自己的需要而忽略了父母的需要。我觉得作为父母,其实都是希望子女有出息的,超越自己的,但是在希望子女超越自己的同时有一直觉得子女怎么那么差劲。自相矛盾,有时候我们真的要问问自己,自己超越了自己的父母了吗?父母知道我们已经超越她们了吗?

也许,我们与母亲之间,只是没了解对方,而缺乏信任。潜意识的就觉得对方错自己对,同时为了在不了解的人面前维护自己的自我自恋,而产生了对对方生活方式的一种抗拒。

也许换一种方式,不再去要求母亲怎么样,而是让母亲感受到自己,同时也去认真感受母亲,这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

———

如果按中国习俗的概率来说,父母衡量子女的成就,最重要无非的标准就是:赚到钱,买到房,买到车,生活富足,娶到老婆/嫁个好人家,生个孙子女。几个标准都没有达标的前提下,其他的,解释再多也是空白无力的。

家庭新成员

感谢老婆,我们家添加了新的成员。
感谢医生,当我签下接产医生带来的通知时,我们的生活拥有了新意义。
感谢母亲,孩子来了之后,母亲跟我的关系融洽了,她有了新的感情寄托。
感谢天地,
感谢父亲,
感谢祖先。

感谢外公外婆,来家里帮忙了十多天。

感谢那些关心、帮助、祝福我们的人。

为了这个小家伙,我们全家都很累。但是累并快乐着。

时光冉冉,我已经为人父。这种滋味,很难述说。有兴奋,有惶恐。兴奋的是光荣升级了。惶恐的是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祝福自己吧,给自己一个约定:
希望再过若干年后我再回头看时,能看到一个真实的自己,慢慢的正能和幸福。

我的难,我不甘

我这个人从小到大都不自信,也缺乏自信的体验。
小时候,家里穷被人瞧不起不自信;
体质差,经常吃药打不过人不自信;
读书时,虽然还可以却不是特别优秀没得过前茅第一,被人压的不自信。
工作后,勤恳向上,真心待人,被人在后面捅了刀子,不自信,甚至气氛。
长大了,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家人生活得更好,放轻松,可是家人依然精神紧张,我觉得自己做的不好,不自信;
我为家人,也放弃了很多,得不到家人理解,不自信。
我在苦难中长大,在苦难中前行,可还正在经历这苦难,以后还要不要经历。以前是肉体的苦难,现在是精神上的苦难。

我常有自杀的情绪,却又不甘,不甘那些人,不甘自己,不甘家人,不甘这天地。
我不甘

20180316

很久没写了,老婆怀孕8个月了。
母亲2月4号上来,开始和我们一起生活,融合并不顺利,甚至还发生过几次冲突,是我跟我的母亲的冲突。其中有2次特别强烈,冲突到相互都哭了。我和母亲很多年没有一起生活了,平时母亲来也就住个3-5天,没感觉什么观念上的冲突,但是这次来了之后,我真的感觉我和母亲的生活观念不一样了。
我想做些事,总是在反对我,平时生活上话题很少,不管做什么事,都是钱钱钱,来几个亲戚朋友,过了之后钱(要是经常来经常加菜,多少都吃空),买菜,钱钱钱。昨天又吵起来了,我讲了很多道理,说对钱的事情,看开些,可是母亲听不进去,不论我说什么,她都觉得我是在讲他做菜不好吃,其实我从来没讲过她做菜的事。每次跟她沟通,最后都是这到这上面,让我不要跟她讲什么大道理,不想懂也不想知道,讲多一点,就说起以前的艰难,就觉得我在嫌弃她,怎么怎么样。讲这是在教我如何生活。可是她不知道她平时讲话的语气,谈论的话题,给能我带来的全都是压抑的情绪,一种紧张的气氛。“你怎么还不起床”,“你不要怎么做,不然就会怎么样”“你要这样这样做才行,不然就怎么怎么样”“这些有什么用,一点用的没有”“人要怎么怎么样才行,不然就怎么怎么样”。都是这些语气。一股拿生活的理由来强迫着我要按她的思维去生活,过日子。
母亲的出发点是好的,想要教会我过日子,通过节约来减轻我的经济负担。
但是通过这种方式,给我带来的感受却是紧张,压迫,压抑,在挑战我的家庭权威,在反对我,跟我怄气,要控制我。我经常心里不痛快,这样很容易爆发,一爆发我们直接就会吵,老婆又不知道该帮谁,甚至都不帮,带来的还是家庭的琐事争吵的沉重,家庭出现危机。
我能理解我母亲形成这种性情的原因,小时候,家里太艰难了,特别是经济艰难,而其实我父亲的兄弟姐妹,我母亲的兄弟姐妹(婆家娘家)生活多还非常不错,但是两面的人从来没有帮持过我母亲我们,一帮族人血液上的亲人,有等于无。我母亲一个女人,在这种环境下抚养我们长大读书,真的非常不容易,甚至伟大。但是其实我知道我母亲的内心早已崩溃,这样的生活的往事,人生体验早已经刻进我母亲的血液骨髓当中了,只要有一丝丝的细微的事情就能勾起母亲的内心的痛苦与恐惧。
我对母亲没有怨恨,我只痛恨那些给我母亲带来沉痛体验的人,他们是我血液上的值亲近亲,但是绝对不是我情感上的亲人,他们是陌路人,甚至有些恨。
我知晓母亲内心的痛苦,恐惧。我想让我母亲放轻松,放下那段过往,在今后的日子里体验更多的美好,可是却找不到合适的方式,甚至带来了纠纷与危机。
很难受,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很无助,我内心的痛苦,不敢跟老婆说,不敢跟亲人说,更不敢跟朋友说。内心崩溃边缘。只能偷偷在这里,跟自己怄气。我没做好。我没做好。
今天早上经过大桥,突然一个自私的想法冒出来是不是跳下去,一切都简单了。

安静的午后

十年前,这个时候我都一个人坐在家里的院子里仰望远方。一只土狗,和一把破吉他。
贫穷,父亲去世,母亲忙于生计,哥哥远赴广东。

而如今,早已成家,即将为人父。母亲也答应过年就来和我一起住,虽不富裕却也平稳,生活一天天变好。还差的就是哥哥还没结婚,希望他能尽快成家吧。

时间

1年前 数据丢失只找回到2015年的数据,更新了一年后,又再次找回到2015年。真的是一个转眼啊。

2015年1月1日,到现在,一眨眼快3年。这世界最不值钱的是时间,最珍贵的也是时间。生来免费却又绝不停留。